泗洪热线 -  泗洪最具影响力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 新闻 > 乡镇 > 正文

希腊不会退出欧元区 G8保增长或拖延战术

文章导读:目前,希腊债务危机越发严重,在次贷危机初期,欧洲政治家几乎无人会承认将有某个欧元区国家被迫退出欧元区,这是非常忌讳的问题,现在无论是欧盟内部的官员还是媒体都不在遮掩希腊退

  科技进步是创造就业的发动机也是产生失业原动力,G8所谓的保增长很难。

  目前,希腊债务危机越发严重,在次贷危机初期,欧洲政治家几乎无人会承认将有某个欧元区国家被迫退出欧元区,这是非常忌讳的问题,现在无论是欧盟内部的官员还是媒体都不在遮掩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
  希腊政府的紧缩政策效果甚微,却造成失业率飙升,“JACKYANG-NORTHCAROLINA:【希腊日均200家企业倒闭 入室抢劫案飙升110%】在全球市场推测希腊重新举行议会选举的结果、探究希腊一旦退出欧元区的潜在后果之际,希腊民众正切身感受这场危机的严酷以及对后续更严重危机的恐惧,平均每天200家企业倒闭、900人失业。”
  财政紧缩政策不仅没有解决当下的危机,反而激起了民怨沸腾。从某一方面来说,希腊老百姓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以为他们当初的幸福生活是理所当然的。他们可以在大街上堵住财政部长,责问他们的生活怎么办?以前的那些福利怎么办?这让财政部长也没有办法,他不能印刷欧元分发给国人,现在外债也不好借,自己又没有印刷欧元的权利,你说怎么办?
  在这种形势下,欧洲央行要么印刷欧元对希腊进行必要的救助(购买希腊垃圾国债),要么让其他欧盟国家提供救济。前者可以学习美国的量化宽松(QE),可惜现在欧元处于危机的漩涡之中,印刷出来的欧元很可能造成欧洲内部的通货膨胀,其他国家的老百姓也会遭殃,所以这事难度太大,谁都不愿意干。
  就在萨科齐没有卸任之前还忽悠中国购买欧洲债券,现在没人来忽悠了,因为中国政府除了偷偷的增持欧元债券,绝不敢明目张胆的增持了,不然全国人都骂傻逼,即便已经相当的傻逼了,再傻逼自己的合法性都会受到颠覆。再说,其他国家,如同德国,自己辛辛苦苦创造的财富也不可能送给希腊老百姓花,这样的蠢事他们也不愿意干,在欧元区内部,除了德法还能出手帮忙,其他诸国自己都问题缠身,自顾不暇。这个问题就严重了。
  中国不傻逼了,他们都不愿意出手救命,甚至在德国人看来,希腊民众很多时间都好吃懒做,这是应有的惩罚。
  在希腊,旅游业和港口服务业是支撑国民经济的支柱,制造业却非常的惨淡。旅游和港口服务属于第三产业,受到外部经济的影响非常的明显,更关键的是,这两个产业根本无法解决希腊那么多人的就业和福利,而希腊人工作时间非常短,下午早早就下班了,周末商场都关门休息(据说),如此潇洒的国家还能享受那么优渥的社会福利,真是太奇怪了,太不“内涵”了,让中国这样无论白天黑夜三班倒的“屌丝们”情何以堪啊?只有劳动才能创造价值,才能有用于交换的物品,享受别人的劳动或服务。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希腊就得借钱维持社会福利,现在还不起钱了,新钱也借不到了。
  目前,法国新任总统奥特朗发现财政紧缩的政策根本无法节省出还债的钱,却会造成大面积的失业和社会不稳定,很多欧洲倡导财政紧缩的领导人差不多都被老百姓选下了台。保增长成了G8峰会的主旋律。
  保增长就要求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印钱的虚拟增长,中国人很拿手,而通过促进社会生产能力和创新实现增长的目的似乎还没有可能实现。
  纵观人类社会的发展史,无论是物物交互按,还是货币作为媒介的交换,首先得创造出大家能够喜欢的商品,然后是基于商品交换和人们生活上的服务。而每一次科技的进步,特别是新技术的运用都会提高生产率。生产率提高表现为两部分,一是效率的提高,就是单位时间生产某种物品的能力提高了。比如A一天从生产一双袜子变成了两双,B一周生产一双鞋子,现在只需两天就可以。在A和B交换以后,大家都觉得日子变得好过了,因为多生产出来的一双袜子不仅可以卖钱,还可以换着穿,不然自己脚会太臭。物质产品的丰富就是一种最根本的富裕形式,赚钱也是为了卖物品自己用的,人的幸福感是通过使用某种物品产生的,并不是钱产生的。
  技术进步也可以创造出新的产品类型,如手机、电脑等等,这些丰富了人们的生活。所以说,每一次所谓的工业革命其实伴随着两个面的进步,一是生产率的提高,一是产品类型的丰富。但是,其中又出现了问题,那就是新技术的使用往往会造成失业,当流水线和机械化代替手工劳动,必然会造成一段时间的失业。如果科技发明创造的新产品类型的产生不能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的时候,就会出现失业。
  从目前来看,一方面是科技创造力的滞后,不能产生新行业解决就业、另一方面是科技进步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劳动力参加劳动,再加上社会财富分配的不公和财富倾斜,问题接踵而至,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得到解决。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发行国债养活失业和低收入人群就成了唯一的办法,而中国就是这一个轮回的最倒霉的那个国家。债务本来就依靠信用支撑,谁又能保证自己言而有信呢?中国用勤劳创造低廉的出口商品,远销世界,赚来的外汇又借给国外消费(正是因为这样廉价的劳动力和最大债权国让西方国家维持这么久的福利社会,至少也是重要的条件之一)。
  非常可惜的是,到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在未来的几年甚至十年之内有什么新的产业破土而出,就像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蒸汽机,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电器和汽车行业,第三次技术革命产生的电脑和通信行业创造的就业岗位。
  所以说,G8领导人所谓的保增长很难成为现实,只是一个拖延的权宜之计罢了。

相关阅读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