泗洪热线 -  泗洪最具影响力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 新闻 > 乡镇 > 正文

北京“公厕市标”华而不实 沦为纸上笑谈

文章导读:由于缺乏强制性和严肃性,我们似乎也可预见北京市的公厕市标,最终沦为纸上政令的多,在实际工作中起不了多大作用。类似北京市在公...

  由于缺乏强制性和严肃性,我们似乎也可预见北京市的“公厕市标”,最终沦为纸上政令的多,在实际工作中起不了多大作用。

  类似北京市在“公厕市标”上的华而不实,许多城市这些年来反反复复制定所谓“马路禁令”,也可见一斑。

  土耳其诗人纳乔姆·希格梅有一句名言:“人一生中有两样东西是永远不能忘却的,这就是母亲的面孔和城市的面貌。”

  城市面貌的重要性,决定了我们许多城市管理者“以貌取政”。于是,大量的关于市容市貌的标准如雨后春笋般出台。

  标准是刚性的,要保证其有执行力,就需要我们的政府部门在起草或出台法规的时候,秉持严谨、科学、可操作的原则,来不得半点“玩笑”。

  但“法规玩笑”还是时常能够见到。

  22日,北京市市政市容委发布《北京市主要行业公厕管理服务工作标准》。这本来是一个利民便民的好政策,但其中个别“没经过大脑”的条款引起了市民的热议。很多市民对其中一条量化得十分“具体”的要求感到有些“囧”:公厕内的废弃物不超过两个,苍蝇不超过2只。(见5月23日北京晨报报道)

  “公厕内的苍蝇不超过2只”?标准不可谓不严,倘若真能达到此标准,如厕的百姓少了病菌传染隐忧,自然要叫好的。可偏偏质疑声四起。为什么群众不领这个“政策情”呢?问题大概就出在“苍蝇不超2只”这个标准的执行难上——“管理公厕的人员每天要数苍蝇吗?检查人员也要满公厕地转悠找苍蝇?要是正好苍蝇就有两只,是不是就可以不打了?”

  针对群众的疑问,北京市市政市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制定标准是希望北京的公厕能够向着更好的方向发展,是一种工作要求,并不是强制规定,更不会“派专人数苍蝇”。

  由此可见,标准在这里只是一个“工作要求”,而非刚性规定。

  由于缺乏强制性和严肃性,我们似乎也可预见北京市的“公厕市标”,最终沦为纸上政令的多,在实际工作中起不了多大作用。

  类似北京市在“公厕市标”上的华而不实,许多城市这些年来反反复复制定所谓“马路禁令”,也可见一斑。

  5月中旬开始,福建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就《城市道路占用与挖掘管理标准》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拟规定全省新建、改建、扩建的城市道路交付使用未满5年的,大修的城市道路竣工后未满3年的,将不能再挖掘。但征求意见稿同时指出,需要占用、挖掘城市道路的,应向城市道路管理部门提出占用、挖掘城市道路的书面申请。

  关于马路屡屡“开膛破肚”现象,全中国人都再熟悉不过了。像福建最近这项“马路禁令”,全国绝大多数城市或省域都出台过,大到首都北京,小到江苏睢宁这样的县城。可是,尽管上下一律,政出无数,可就是“挖”声不绝,马路拉链比比皆是,“5年不许挖,3年不准动”的禁令几乎形同虚设。

  分析原因,我们不能不为这个政令的“脆弱”而反思。

  南京早在1994年就出台了《南京市城市道路设施管理条例》,其中规定,新建、改建道路5年内不准开挖。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是,江东路刚刚建好就开“拉链”,新道路竣工5年内就开挖屡见不鲜。是监管不力还是另有他因?作为道路反复开挖的审批部门,南京市政公用局相关负责人坦承,按照行政许可法的相关规定,只要建设单位具备开挖的申报条件,他们就得同意开挖,而在《条例》中,并没有“完全禁止新建道路5年不准开挖”的强制规定。(见现代快报2006 年7月17日《快报论坛》)

  这位负责人说得没错。南京的《条例》留了一个“活结”:确需开挖的,应当经城市道路设施行政主管部门和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审查同意后,报市人民政府批准,并加收一至三倍的挖掘修复费。

  可以看出,对一些重点工程和“特殊工程”,只要“上面”批准,再出点血,禁令是可以松动的。而正是这一法规上不应有的执行弹性,才使得“新建道路5年不准开挖”屡屡成为只开花不结果的“流产政令”。

  其实,“新建道路5年不准开挖”本身就不科学,它一方面具备了法规的量化标准,另一方面又是以一种简单的、一刀切的方式来规范复杂的城市道路管理,难免会在实践中遭遇这样那样的尴尬。专家指出:如建设确实需要,年年开挖道路也不为过;如规划失当、管理无序,十年挖一次也是浪费。世界发达国家普遍采用地下管线“共同沟”这一集约度高的市政基础工程建设方案,来解决城市发展过程中的马路挖掘问题,就是不靠政令靠科学的一例。“马路禁令”层出不穷,归根结蒂是法规本身患了“先心病”。

  城市面貌确实需要法规“撑面子”,但法规不能成为易碎的花瓶。华而不实、想当然的政令只会造成城市治理过程中的“夹生饭”,让执行者难以下咽。

相关阅读
关键词:北京 公厕市标 
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